林君竹.

hey,我是九林

省拟 苏浙苏/鄂湘鄂

APH 露中/米英
是个耀厨
无雷区
凹凸/全职/少锦/原耽/老年历史爱好者

男神张灵甫 苏轼
老婆九公主
沉迷王杰希

#脑洞混更
#苏浙bl

大概是撩不成反被撩的浙浙吧x
苏哥直球设定来自霞霞 @樵苏渔话

           “苏哥,你像苏菜一样苏(酥)。”
  
           “你像浙菜一样甜。”

          

     

毁了霞霞的苏浙,但是还是要暗搓搓的艾特她 @樵苏渔话
OOC是我的😭😭

大概是…
中考前夕,已经玩了很多天的浙和已经学了很多天的苏回学校想给正备战的大家加油打气。
孰料,浙一进门看见那群熟人刚到嘴边的祝福语开口就变成了:“我们直升生从不怂中考!”
然后被课本砸了出去x

存个脑洞.苏浙

#跟对象牵手会有被掌嘴的危险怎么办?在线等,急。
#江苏浙江手牵手,谁先简单谁是狗
#江苏浙江怼一怼,谁先放水谁掌嘴

高考后
“苏哥,牵个手吗?”
“不了,我怕被掌嘴。”
“你放心我不放水。”
“那我也不想当狗。”

[鄂湘鄂]无题


#洞庭小家庭设定
#一省一男一女    排行:鄂哥>鄂娘>湘哥>湘娘
    湘娘中心
#文中的“我”是一个在长沙念书的普通武汉姑娘
#小学生文笔qnq慎入






据我所知,湘娘并不是孤身一人的。她曾经似乎是个很活泼跳脱的女孩。你问多久之前?多久之前我并不知道,但单看她屉子里成堆的信和那些相片便能轻而易举地猜出这点。她现在的沉寂,也只不过是想给自己那颗炽热的心降降温罢了。
你说是愁?那你倒真是想多了。她很少发愁。真的。她发愁我是知道的——会抽烟,而且只抽芙蓉王。一年里也就一两次吧。说实话,我真佩服她,那么浓的烟,她还能一根接着一根地抽。我曾试过一次,被呛得可以。或者独自一人去河边头坐坐,吹吹江风。
还有,她长得挺好看的。是我喜欢的类型。笑时眉眼弯弯,梨涡浅浅。尤其是眼睛,里边似乎蕴着早春时节的甘泉,明亮清澈又灵动,横冲直撞又亲切温和得让我喜欢。
她看上去正值芳华。估摸着跟我差不多大。但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具体年龄。问她她也是含糊地回答一两句。好像很忌讳别人问她这点。久而久之,我也就知趣不问了。戏谑地说,女人的年龄可是秘密。反正只要她人好,我就想与她交朋友。至于其他的,管他呢。
我自认为与她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但其实也不全算吧。这“无话不谈”,大概是我自作多情和主观臆断下来的结论。细想来,我的事儿她似乎全都知道——比如我的男朋友啦,哪儿的衣服鞋子我最喜欢啦,我的家庭背景啦什么的。但是她的这些…不瞒您说,我真的一无所知。真是惭愧,惭愧。也许您要说这朋友我不值得交,但我从来没这么觉得过。之前我也说了,我喜欢她,没来由地喜欢,而且是对朋友的那种。说来也奇怪,我并不是性情中人,但是我却十分想与她交好,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就是这样想的。好像身体里的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而她无疑就是那支点火的火柴。
过年我随她一起去武汉,说“随”并不妥。因为我是武汉人,回武汉应该是浮云归乡。她还有个哥哥,长得很帅,不怎么爱说话,但对她极好。这?这从行为举止就能看出来嘛!你们也知道我与她十分要好,一路上并不寂寞的。我还说要带她如何如何玩转武汉,她只笑,露出好看的梨涡,并没有接我的话。
但,接下来的事我就有点儿纳闷了。
作为一个武汉人,我却没有她和她哥熟悉武汉站。一路上都是他俩领着我出站,枉我在武汉生活了那么多年,真是罪过,罪过啊!不仅如此,他们还能用流利的武汉话替人家指路(虽然说得比我差点儿)这,这不就是反客为主了?!这不我还没来得急尽地主之谊吗?敢情这俩是来踢馆的?我问她啥时候学的武汉话,她只笑笑说武汉她比我熟,我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印象里,她可从没说她来过武汉。
出了站,迎上一对年轻男女,细看之下与湘娘兄妹长得有五六分相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突然一甩箱子猛地冲过去将那个小姐姐抱紧,小姐姐旁的小哥则亲热地揉着她的头,啊,说是揉并不贴切,大概是拍…拍吧。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她堂哥表姐啥的,她却给我介绍说是她亲姐亲哥。接着她们开始用长沙话聊天。先前等在外面的小哥又过来帮我拉箱子,说是帮并不贴切,因为他几乎是把我箱子抢了过去,根本不容我拒绝。我也没什么,反正也是帮我拖箱子不是?小哥又用武汉话问我住哪。我说汉口,他笑着说可以搭我一程,又转身向着他弟弟说了几句湖南话。我更懵了:这姑娘咋还有这么多哥哥姐姐的?敢情她家没响应计划生育啊?这得罚多少钱啊???又在他们身上流连了一圈,更加愤懑了:她家是氪了多少金啊?怎么都生得这么好??作孽啊。
上了她家的车,他们老切换着湖南湖北方言聊天,真把我绕得够呛。还时不时dd我,好让我觉得十分有存在感。幸亏我还听得懂,要不然……只怕得辜负他们不想让我尴尬的意愿了……

她家是干什么的?她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这些?一个妙龄少女为什么会如此深沉,身体里像是住了几代人一样?
我藏了满肚子的疑惑却无法吐露。我想不通,也不愿意去想什么怪力乱神之类的。也许是另有隐情吧。哎,自然有个自然法,什么时候等她愿意说了,再告诉我也不迟。

END

这里顺便说说我对省拟的理解
在我看来,一个省应该是一男一女,二者皆有独立的性格。至于是兄妹还是姐弟,则应分省而议。一个省的综合性格太多,常有矛盾之处,我认为若将所有性格特点安在一人身上,这人未免太累,会因背负太多而精神分裂x
再者,有的性格更适合小伙子,有的姑娘拥有则更贴切。拿湘举个栗子,我认为湘哥不苟言笑,沉默寡言,大概是是湖南人中“吃得苦,拌得蛮”的部分,而湘娘活泼跳脱,属于湖南人中热情和“敢为人先”的部分。(湘吹上线)
鄂哥我觉得是个超级乐天派,就天塌下来都把天当被子盖好的那种。鄂娘应该是个精明的好姐姐,很宠妹妹。
鄂哥与湘妹天天表演相声艺术,湘哥鄂姐就在旁边边嗑瓜子边聊天x
所以,洞庭家食物链
鄂哥→湘哥→鄂娘→湘娘





存两个脑洞

#占tag致歉

001苏浙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苏哥不变的是

那么浙哥不变的又是什么呢?
让我们来好好探究一下

“且醉吴淞月,重听浙江潮”
“楼观山海日,门对浙江潮”
“绝好江山谁看取,涛声怒断浙江潮”
“庐山烟雨浙江潮”
……

大概…
浙哥不变的是  潮  吧。
浙/江,一个总是走在潮流前线的男人。

002.鄂湘
湘实在听不下去了,但又不好打断正滔滔不绝的鄂。鄂也没察觉出湘的异样,自顾自说完后自豪的向湘道:“我刚说得怎样?”
湘强压住内心想给此人白眼的冲动,随手指了指身边车的车牌:“我想说的这个车牌上都有。”
“鄂BNZ666?”鄂哥瞅了一眼随即笑出了声:“哎呀我说老弟呀你想说我六也不要这么拐弯抹角地说吧。这不正是‘你真666’吗?哎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不,其实我想说的是…”
湘顿了顿,有点难为情道:“鄂B。”
[虽然鄂B是个老梗了但还是想玩在鄂湘身上!!]

[苏浙苏]一个段子


#深井冰开脑洞
#走进华东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奸商们

近日,江苏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成功企业家表示,他编写《五年高/中考,三年模拟》系列丛书的初衷只是想赚钱给对象买足够多的龙须酥
和梅干菜扣肉饼。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努力钻研全国中高考真题试卷,坚持博学审问。在创业的最初几年里,他跑遍新华书店,将所有能在市面上见到的参考资料都刷了一遍。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将他们进行了改造。最终打造出《5.3》。并提出“科学备考,一套五三就够了”的口号。这位先生还表示,“《5.3》成为最受全国青少年欢迎的课外读物”这一点让他受宠若惊,并向全国的小读者致谢。
与此同时,浙江省著名企业家 浙  发博称    某位江苏企业家欺人太胜   不仅  垄断行业违背了市场经济公平竞争的原则 ,甚至   大打苦情牌来获取巨额利润,以及   毒害全国青少年,最终以   并没有得到什么扣肉饼之类的,信了就是被奸商骗了    和    我可去他的  结尾。疑暗指此不愿透露姓名的江苏成功企业家。
这到底是市场的自发性,盲目性,还是滞后性?我们该如何正确的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现全面小康?实现共同富裕?增加可持续发展能力?今晚特别节目《走进华东•江苏浙江篇》带你重温华东崛(坑)起(爹)之路。

[苏浙]牵手


#苏浙二人高中生设定
#相互喜欢,还没表白
#灵感源于生活,如有撞梗,是我的锅qaq
#小学生文笔,慎入


















  每年十月初,学校都会举办运动会。
 
  今年也不例外。

  校园里一改往日的宁静,处处都沸腾了起来。

  因为看台上的位置有限,以故有不少同学从教室里搬了自己的椅子坐到操场外缘来观看比赛。人多成疯,在没有自己班的赛项时,大家便都抽了凳子围成一个圈来玩狼人杀,常将本来就不宽敞的过道霸占得剩下仅能落脚的小地儿。玩到尽兴之时,别说操场上的动静了,就连身边他人的言语也听不到。这样一来,便苦了那些过路的人。

  浙便是受害者之一。

  他与苏一同下看台准备去操场内的足球场好好的给自己班上的健儿们加油鼓劲,谁知苏刚挤过那些‘障碍’,一个正在玩狼人杀的姑娘一激动,连人带椅的猛一退,将那个本就窄的可怜的过道拦得只剩下一丁点缝隙。

 
  浙在无语片刻后也不恼,只轻拍那嚣张椅子的主人,不料此时正在‘天黑请闭眼’环节,那主人以为有人想捉弄她,只哂笑道:“拍什么拍啊,天都黑了,你别想骗我睁眼啊!”

浙无奈,望着那一丁点儿的缝隙向着苏苦笑道:“我绕路吧,我从那边过来……”

尾音却被眼前出现的一只手给怔得咽了回去。

那只手十分好看。是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苏的手。

“我拉你过来吧。”
 

是苏清朗的声音。

浙心中一暖,但还是下意识地拒绝道:“不用了……横竖也只有几步路,你等我一下……”

可明明这么想走,脚却怎么也不听使唤,像是爱上了鞋底的塑胶跑道一样,只牢牢地黏在原地,半天都不见动。
  

苏心下了然,不禁莞尔道:“还是快点过来吧,这里虽然不宽,但你挤挤还是可以的。比赛快开始了。”他顿了顿,声音里带着戏谑:“你也知道,要是给皖那家伙打call打迟了,他非剁了我俩不可。”

苏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连手都伸了,总不能在大厅广众之下让苏难堪吧。浙如是想着,便伸出手去拉了苏的手,苏反手握紧。浙只觉对方手掌令人舒服的温度瞬息便从指尖蔓延至全身。苏的手看起来虽然跟‘有力’这种词儿完全沾不上边,却出乎意料的有劲儿,浙在他的牵扯下七拐八扭,竟也被强行拉扯了过来。

人是过来了,苏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点评着赛事,好似早已忘记自己正握着另一人的手。虽说操场之上大家都各忙各的,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俩,但浙的心里还是别扭得紧,但又不忍心打断正滔滔不绝的苏,扫了他的兴。

 
  好容易等苏没了声音,浙便摇了摇手示意苏放开,殊不知这举动落在旁人眼里是何等的亲昵。

  也不知苏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竟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但细看之下不难发现,那双眼睛中薄如蝉翼的疑惑后面,是何等的清澈明亮。

  他绝对是故意的。没意识到就是真有鬼了哦!好你个苏!看我以后不kao(打)死你!

  浙腹诽。却心照不宣,只沉声道:“手……”

  “怎么了?”苏佯装不知浙所指,还故意紧了紧浙的手,声音里隐藏着旁人不易察觉的笑意。但浙岂是‘旁人’?白了他一眼将这个人腹诽了个遍。虽是这样,但内心的最深处却隐隐的躁动,似是欣喜,似是欢愉。

 
——算了吧,牵着就牵着吧。反正……自己也不少块肉啊……更何况……

  浙偏头看了一眼苏,秋天的阳光不偏不倚的照在身旁穿着夏季校服的少年身上。儒雅的气质与青春蓬勃的朝气在他身上水乳交融。浙不由得一笑。

——还是被这样的帅哥牵着,别人想还没有机会呢。所以……怎么说都是我占了便宜的啊!

浙这么不争气地想着,也下意识地握紧了苏的手。

————————————END—————————————

/题外话/

湘娘:“哇塞!!!浙娘你们班的gay们都好纯情哦~还手牵手哎!!”

浙娘:“可不,我们已经众筹了九块五给他们结婚用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第一次产苏浙苏的粮希望能喜欢!/比心❤/